结缘武术半世纪 义务授徒三百人

2019-09-24
来源:沧州日报

  提示:前不久,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摄制组走进沧县兴济镇金生拳社拍摄,这个不大的院落引起众人关注。“农民武师”刘金生义务教武40余年,近300名“功夫小子”跟他习武,在国家、省、市等各大武术赛事中摘金夺银。如今,迈入古稀之年的刘金生依然一如既往地传授学生武术套路,弘扬武术文化,传承武术精神。

结缘武术半世纪 义务授徒三百人

沧县“农民武师”刘金生和他的金生拳社

本报记者 尹君伊 本报通讯员 陈四雄

  1 “农民武师”引得众多媒体关注

  沧县兴济镇金生拳社“上电视”,已不是第一次了。

  1991年9月,台湾《八千里路云和月》栏目组走进金生拳社,录制了农村武术的活动场景;2008年10月、2009年11月,河北省电视台和中央电视台体育栏目摄制组分别来到金生拳社,录制了很多武术活动的镜头;今年9月,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摄制组分两次,采访录制了金生拳社的武术发展历程。
  一个“农民武师”,为何引得众多媒体关注?这还要从创始人刘金生说起。
  刘金生生于1949年,与新中国同龄。他自幼喜爱武术,10岁时拜青县两位师父门下,学习燕青拳和迷踪拳。“这小子练武时有股子狠劲,更有股子韧劲。”刘金生说,这是练武时师父对他的评价。由于本领出众,师父有事不在时,就经常让刘金生带领师兄弟们练功。
  1972年,他在自家院子里正式创办兴济金生拳社,利用工作的闲暇时间向喜爱武术的孩子们传授功夫,并且始终不取分文。这一教,就坚持了近半个世纪。
  习武之人常说,精师不如访友。1974年,在一次武术比赛中,刘金生有幸结识了沧州武术名家王志海,并得其亲自指点通臂拳和劈挂拳。上世纪80年代,刘金生取梨花枪、六合枪、双头蛇、疯魔棍等武艺的精髓,又独创了武式枪。在那之后,慕名来金生拳社学习的人越来越多。
  “我既然教了,就不是打打闹闹练着玩,孩子们跟着我必须得出成绩。”这些年,刘金生的徒弟在各类武术赛事中多次获奖,王正、王大刚等4名徒弟,凭借金生拳社学到的本领,以优异的专业成绩考入沈阳体育学院。

  2 无偿付出成就金生拳社
  刘金生有两个“不知道”。
  一是不知道这些年为了拳社一共花费多少钱。走进刘金生休息的房间,西墙摆了满满一面墙的兵器,刀枪剑戟样样齐全,这些都是他自掏腰包置办的。“这里一共有二三十种兵器吧,我都是根据孩子们的身体特点定做的。有的个子高,适合长枪,有的个子小,适合短棒。拿着合适的兵器,因人施教,才能最大限度发挥他们的身体特性。”刘金生说。
  不光自掏腰包置办兵器,刘金生还经常留徒弟们在家里吃饭。“有的孩子离家远,练功晚了就在我这吃,没有好酒好肉招待他们,就是我吃啥他们跟着吃啥。如果连这些都要算计清楚,那这个拳社我早就办不下去了。”
  二是不知道这些年徒弟们究竟拿过多少奖。与兵器墙对应的东墙上,则是满满一墙的奖状和照片。有些奖状年头已久,字迹模糊,需要凑上去仔细辨认:全国武术擂台赛优秀奖、第八届中国沧州国际武术节金奖、河北省第一届农民运动会武术表演优秀奖、河北省第八届全运会武术比赛团体总分第二名、2017年吉林省首届国际太极拳邀请赛高校学生组一等奖……
  “这只是其中一部分,这些年具体拿过多少奖,我还真说不上来。”虽然刘金生不知道具体数字,但言语中还是透着自豪,“我们作为一个农村的业余拳社,能在国家、省、市等各大赛事中露脸实属不易。尽管孩子们练武不是为了拿奖,但看到他们能有这些成绩,我确实感到高兴。”

  3 不遗余力传承毕生绝学
  “打个巴掌,给个枣吃。”这是徒弟们对刘金生教武时的评价。
  于宝全今年48岁,从9岁时就开始跟随刘金生学武艺。“师父对我们要求特别严,尤其是武术要领方面一点都不能含糊,惹师父生气了,他肯定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。”于宝全说,“骂过之后,师父又一点点地哄,讲道理,分析动作,真是让人想放弃都不行。”一旁的刘金生笑着说:“我那是看见好苗子舍不得撒手。”
  于宝全回忆,拳社往北一公里处有一个打麦场。有时候练武的人多了,院子里站不开,刘金生就带他们到那练。“我印象最深的是,师父要求我们早晨5时到场上集合,可每次他来的都比我们早,老远一看师父在那站着,吓得我们一溜小跑着往那赶。”
  “练武术的多,会武术的少。”刘金生说着,打开了一个老旧的抽屉,一旁的徒弟们知道,师父又要拿“宝贝”了。
  说是“宝贝”,其实并不值钱,就是一本线装册子,藏蓝色的封面上写着《拳诀》二字,里面数十首口诀都是刘金生亲笔抄录的。“练什么都要有谱,不懂谱的就不算真正掌握了这门武艺。”说着,刘金生闭着眼旁若无人地背了起来:“青龙偃月龙一条,大刀一举天下晓,关公提刀向前看,里外闪避顺势撩……”刘金生惋惜道,“这就是青龙偃月刀的刀谱,现在,知道的人越来越少了。”
  刘金生说,现在,他又新带了十多个10岁左右的孩子,其中有两三个好苗子。“教功夫之余,我还想着把这本《拳决》里的内容也慢慢教给他们。只有这样,才能算真正会了武术、传承了武术。”

分享